大红鹰套利,中国互联网20年和隐身的东北

阅读次数:1626 发布日期:2020-01-09 14:33:26


大红鹰套利,中国互联网20年和隐身的东北

大红鹰套利,欢迎关注“创事记”的微信订阅号:sinachuangshiji

文/IT桔子(itjuzi521)

前一段时间回家,有亲戚说看你黑眼圈重的跟要不行了似的,发际线也快到后脑勺了——

“在北京累的要死要活的,嘎哈?回家找个工作凑合干呗!”

其实我对在北京工作挺满意的,接触到了行业很多优秀的人,学习到了很多也很珍惜。

即便去年冬天辞职之后找不到工作;股票大跌,大笔资金套牢;租房子又由于被十几个物业拿着小锤子凶神恶煞的撵出来,在寒冬里滚出了自己在北京曾经狭小、漏风又充满回忆与不舍的窝……在北京漂着的多多少少都经历过这些心酸事。

“离不开的北京,回不去的家。”

正如多数北漂的心声,作为一个东北人我更深感如此。我的家在沈水之阳,那个被称为共和国长子的城市。沈阳虽说是东北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但是我想找一份类似我现在的——研究新经济公司、研究医疗健康行业——的工作,在沈阳也是根本找不到。

中国互联网20年和东北的隐身

选题会上老板跟我说,看看东北的互联网创业发展形势,挑出来几家好的公司白活几句。“重工业烧烤,轻工业喊麦”,这年头骂东北已经成为了一种政治正确,我作为东北人不能这么不地道,我得借这个机会为家乡说说好话,夸夸家乡优秀的创业公司。

但是实在是不好意思,思聪爹那种企业就不算了,翻遍数据库也找不出来什么有名的创业公司。

这是IT桔子记录的这五年东北地区互联网创业公司数量分布图,2018数据不太完整就没放在图中。

从数据趋势上看,东北也算响应了“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2014、15年互联创业“也热情高涨”过,这个走势分布跟全国的一样。

但一看具体数值,东北三个省份加一起即使在创业顶峰的2015年新成立公司总数也就不到200家,不用说北上广具体数量也知道这个数跟人家比零头都比不过。

这个数据更糟心——东三省从2012年到2017年其新成立的公司占全国总量的比重一般只有1%左右,中间最差时到2014年甚至下滑到了0.8%以下——东三省好歹一共占全国9%的人口呢。

说起人口来,也是完犊子——都知道留不住年轻人,都知道老龄化,鼓励创新创业政策再多也是没什么办法,辽宁被逼的急眼使出了奇招:年轻人不够,老年人来凑。

2018年6月,辽宁出来了一份人口发展规划文件,上面提到“支持老年人才自主创业”,宣布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政策,逐步完善职工退休年龄政策,有效挖掘开发老年人力资源,大力发展老年教育培训,鼓励专业技术领域人才延长工作年限。

一帮地域黑趁机笑掉大牙。

1995年是我国互联网时代的开端,然而跟东北基本没什么关系——

只看近五年的数据实在有点太惨淡,我们把时间再拉长一点到互联网在中国萌芽的时期吧。

软件,也许还值得一说。整个东北只有大连这个入海口软件产业当时发展的比较不错,大连也因为软件业被称为外包城市。

从近二十年的东北创业方向来看,东北整体除了软件业之外,东北人最喜欢利用自己原有的技能和资源特点用来创业——比如说制造业,东北20年来创业公司带有制造概念的共100多家,但是仔细挖掘一下,可以看到其实大多都是传统制造为主。

要么是“家装、做木门”之类依托于林业资源、同时技术性不强的制造型企业,要么像食品加工这种依托自己农产品资源衍生出的行业,知名企业也不多。

农业的确是东北一大优势,东北作为国家的后备粮仓,其农业地位几乎不可颠覆,畜牧、化肥、以及类似于种植疫苗这种农业技术创新公司在东北创业中占据极高的地位,这在全国范围内都是极为少见的。

上图其实也有着一些亮点,比如说电子商务,公司数量虽说跟全国比起来九牛一毛,但是对东北来说有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

不过我很好奇的去统计了下这些电商平台的成立时间,发现其中85%成立于2014年之后。据有关数据统计,我国电商平台在2012-2016几年间已经有13家公司上市了,可这个时候的东北电商却是刚刚起步……

其实其他的东北互联网创业公司也是如此,好像跟后知后觉一样,总是慢了好几拍——光这点,资本愿意过山海关就怪了。

翻了一眼东北互联网创业公司的融资记录,果然如此——

如果上面的创业公司数量还算凑合的话,那融资数量与金额上简直惨不忍睹。近5年差不多500家创业公司,一共拿到了约100轮次的融资,且满屏幕都是天使轮和A轮,拿到B轮、C轮的也就6%,再往上的轮次就看不到了……

说说C轮这根独苗吧,这么些年在东北唯一拿到C轮融资的这家公司叫银多网。银多网是2014年10月上线的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2017年1月银多网与江西银行签订资金存管协议,成为监管浪潮下首批与银行资金存管系统对接的“存管系”平台。

这一模式也获得其合作伙伴的认可,今年6月银多网也得到了买单侠和小黑鱼科技的8000万人民币注资。而这轮融资距上一轮还不到一个月,算得上互联网金融平台的一个黑马。

除此之外,能说的感觉真没什么了。不得不承认,东北真没啥互联网基因。

其实回头看一下,软件产业在当年可能是一个大的突破口,毕竟跟计算机技术挂的上钩,即便没什么好公司也算培养了一些互联网技术人才。

但是人才留不住,自身产品技术迭代慢,加上东北遗留的官僚风气,原本还算不错的大连、沈阳的软件产业现在已被山东超过。东软集团这样的公司,在医疗领域其实占据了极高的份额。

据IDC《2016中国医疗IT解决方案市场份额》报告,东软集团在2016年时其医疗IT业务位列我国首位,但是同年这一数量开始下滑。

2016年上半年,东软集团医疗系统业务实现收入6.65亿元,同比下降2.90%,占公司业务收入的19.65%,其中出口实现收入1432万美元,同比下降57.91%。尤其是在医疗云端化、AI化时代的竞争中东软的压力越来越大。

东北会不会错失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是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对国家发展有着至关重要的战略性意义。那么错失了互联网红利的东北是不是能利用人工智能扳回一盘?

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三者是层层递进的,互联网促进了大数据的积累与发展,大数据的量变带来了人工智能的质变,三者相互促进。

从东北产业结构来看,互联网是与时代脱节的,这方面没有过深的数据积累,发展潜力极为有限。而且东北也没有什么好的大数据公司,虽说创业公司也有一些,但是还是技术产品和模式都发展滞后。从这个角度来看,东北人工智能产业的发展着实令人忧心。

不过具有工业、航空、船舶等工业基础的东北,机器人产业让人看到了一线光明。

据悉东北拥有中国规模最大的机器人产业基地——新松智慧产业园,这也是中国首个工业4.0生产示范实践厂区,利用机器人生产机器人,可以实现年产规模万台套以上的机器人及智能制造装备产品生产能力。

东北的机器人产业也吸引了投资者的目光,近几年涌现出医疗、教育、工业等多个行业的机器人创业公司,其中一些也获得了深创投、宽带资本、英诺天使基金等多家优秀投资机构的注资。

刘强东也不光盯上了东北的农业,京东集团也与北大荒通用航空公司展开了无人机相关合作。

嗯……我们东北还是有希望的。

如果能留得住人才,政府提供一个好的经商环境,未来东北应该会比现在好很多,届时也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东北人回到东北发展家乡吧。

虽说一切都是如果,但我着实期望那样的一天能够到来。